精神百倍

与我私奔

【中太|一夕风月20:00】私人时间

上一棒:@未名雪川 

下一棒:

干部中X源石病宰

具体设定去看我老婆画的源石病宰宰 !

拎老婆的源石病宰写写(有人没素材)(有人)

————————————————————————

……当然是去群里看哩!

7|0|1|5|1|7|3|0|3


【中太|EHV2:00】平安前夜

上一棒:@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下一棒:@「羲辞」  

圣诞好耶!先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ooc预警

是原著黑时中太

无厘头双黑小故事√

理解为同样无家可归的猫猫互相舔毛或许会好一点?

——————————————————————————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超出的东西但还是走我群:7/0/1/5/1/7/3/0/3

【中太|白昼已烬|16:00】永无止境(下)

上一棒:@十四锦 

下一棒:@未名雪川 

🎃✨🎃✨🎃✨

今天依旧是 人格分裂中X医生宰

因为今天的部分都不能播

所以还是走我群:😅7😅0😅1😅5😅1😅7😅3😅0😅3

这样!今天也没了!*爬走

【中太|白昼已烬|23:00】永无止境(上)


上一棒:@澄舒ping(看顶置,想要评论) 

下一棒@槿約233 

万圣快乐!🎃✨🎃✨🎃✨

是人格分裂患者中X精神病医生宰

有深层暗示要你们自己猜哦(?)

分上下两篇发啦,今天是上——(想不到吧明天还有我(()

那么——

—————————————————————

(1)


“情况还行,人就在里面待着,没说话也没走动,文文静静看着还挺正常的。”


太宰治偏偏头冲为他带路的小护士笑了笑,指尖夹着的笔转过一圈后又收回了口袋。


“这样吗……好的,是这里吧?谢谢您。”


目送小护士一步三回头最终消失在拐角后才屈起指节扣了扣门,听到因为隔着门听着有些闷的应允后慢吞吞的开门进去。


屋里开着一盏与走廊刺眼白炽灯截然不同的橙黄色暖光灯,太宰治眼睛一闭一睁就看到了在门正对面窗边坐着的病人。


那人确实如小护士描述的一般,安安静静的将书放在叠着的膝头垂眸看着,等他进来将门合上才稍微抬起点头朝他看来。


中原中也。


舌//尖轻抵上颚后绕腮帮转一圈回到上颚,太宰治稍微偏了偏头,然后发现他的病人和他同一时间做了这个动作。


“……”


“……”


橘发男人半睁着反着水光的钴蓝色眸子看着他,好半晌,放在交叠膝盖上的手才缓缓抬起来点,小幅度挥动着和他打起了招呼。


“……早上好啊,医生。”


“……”


“早上好,中…原先生。”

 

接下来的流程进行的非常顺利,患者配合积极,等到最后离原本的结束时间还要有个十来分钟。


太宰治翻了翻手里捏着的患者档案,拇指轻轻擦过青年的照片后又点了点用黑体字复印出来板板正正的患者姓名。


果然……还是有什么不太对劲……


“…太宰医生?”


对面坐着的人将书轻轻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身体前倾着朝他凑近了些。


“怎么了吗,您看起来好像有些烦恼呢,难道我的病情很严重吗。”


“啊……不是的。”


不着痕迹的避开人从开始就莫名炙热的眼神,虽然他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但一举一动却有种在他看来与对方违和的从容优雅。


也许是他多想了。


青年的声音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后又被他甩了出去,再次抬眸看向青年就与他对上视线,不知怎的,强烈的不安在心底一点一点浮上来,眉间狠狠抽了抽,却还是故作镇定弯起嘴角再次开口。


“恰恰相反,您的状态看上去很不错,至少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对于您来说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表现呢。”


对面的青年缓缓直起了腰,若有所思的垂眸想着什么,指尖在膝头敲了敲后再次抬眼,但这次的目光却让太宰治感到尤为不妙。


“是这样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


他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那么,既然已经咨询完毕,我就先走一步了。”


两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我送您?”


在男人逐步朝他靠近时太宰治几乎本能的感到恐慌,侧身往外迈开一步与他保持距离,边开口说着“不必送了”边转身朝门走去,也就是在他转身的一瞬,寒意从尾椎骨一路向上像蛇信一般/舔/舐/着脊背激的他头皮发麻,在指尖就要触碰到门把手时被人猛的抓住了手腕扯回来甩在了墙上。


“嘶、?”


被背部和后脑勺传来的疼痛惊了一惊,瞳孔还涣散着就被主人逼迫着抬起来看向脸上得体微笑还未完全散去的青年。


“……”


“医生……其实我还有点问题想问呢。”


与刚刚表现出来的儒雅不同,那人的声音突然低沉的有些可怕,眸光沉沉闪着点他看不太懂的光亮。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太宰治轻轻眨了眨眼睫再次开了口,


“……好,你说。”


“……”




(2)




今天看诊也结束的很早。


“我说……!”


太宰治反手一巴掌拍在了从背后将脑袋贴在/颈/窝里蹭的脸上,一边往旁边挪动一边将人脸推远。


“不要突然自顾自就贴上来!”


被推开的人眉毛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哭丧着脸绕到前面小心翼翼的贴着人坐下,一副小鸟依人的娇羞模样就又要往人身上倒。


“太宰……我还有问题……!”


“…少来这套!”


眼疾手快的闪到另一边单独座位的小沙发上让人扑了个空摔在边缘的扶手上。


真是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和他变得这么/亲/昵/的。


“中原先生,麻烦请你注意一下基本的社交距离。”


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在软绵绵的靠背上继续看着手里的捏着今天让对方做的问卷,抬眼又见那人再次叠起了双腿俯身将摆在茶几上的一份资料拖到面前,看着他坐直了身子开始捏着钢笔认真翻阅起来时才后知后觉这人居然还是个公司的总裁。


“……”


这还真是……什么斯文败类。


再次收回视线垂眸却再次一眼看到手上中原中也的资料,这份资料他已经反反复复修改又添加了很多新的东西进去,最初那份从中原中也身上嗅出来的违和感也自始至终都没有散去,不对劲的地方好像越来越多了,一直没有实际进展和结论让他稍微有一点着急。


连着好几天的思考和彻夜的资料查询让他除了维持基本的表面工作之外几乎不再想思考,眉间紧锁在病情后接着的“重度人格分裂患者”下划上重重的下划线,决定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余光一扫却发现原来正批着文件的某人不知何时从文件里抬起了脑袋,此时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刚想开口,但显然那人有什么话要比他先一步说。


“您没认出我吗,医生?”


大脑宕机一瞬又马上被强制开机,生生制住条件反射想要跳到一边的动作拉扯着嘴角绽出一个还算自然的微笑来,身子颤了颤冲人歪了歪脑袋。


“原来是……中也啊。”


该死,连病人现在是那个人格在主权都分不清楚,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回想人刚刚和主人格不同直白又幼稚的举动简直就是将什么是送分题体现的淋漓尽致后怼在他自己脸上,和主人格不同,这位副人格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强极强,一举一动也是和主人格完全相反的简单粗暴,但实际上气性却是单纯幼稚的小孩子类型。


“……是我哦。”


“太宰为什么要皱着眉,难道和我见面不是愉快的事情吗。”


“当然不……和中也相处很愉快的。”


敏锐的察觉到了人已经开始不对劲,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容他做其他多余的举动,只能尽力附和着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这样啊。”


中原中也眼睛弯弯的看着颇有些坐立不安的医生没再开口,太宰治也觉得自己可能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放他一个人冷静总比自己这个能引爆他的打火石在一起好。


“今天到这里就可以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再次同时起身时太宰治暗暗叫苦,转身时让他记忆犹新的寒意再次席卷全身时连指尖都开始抖——他对副人格的莫名恐惧比相对正常的主人格高出了不止一点两点。


不同的地点同样的场景,被捏着手腕摔在墙上和那双透着愤怒和委屈的眸子对上时轻轻抽了口气,但是过度疲劳的脑子被他这么一甩反倒清醒了些。


青年在将他彻底固定住后自嘴角勾起张扬笑期待地望着他,一只手直接/抚/上他的/腰/圈住后往自己那边收紧让两人的//下//身//紧//紧//贴//在一起。


“那太宰……是喜欢和我相处的吧?”


“……喜欢。”


“那现在这样…也喜欢吗?”


太宰治抿了抿唇,偏头避开那人过于/狂/热/的眼神,再次转回来时缓缓开口给出了代表拒绝的回答。


“…中也……上次的事只是个意外……”


紧紧圈着他的那人却是完全没有理会他的话的意思,偏执的患者微微蹙起眉,那双望着他的眼眸是纯粹的蓝,不依不饶地想要得到自己希望的答案。


“喜欢吗?”


患者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开过视线,而医生只能无可奈何地叹出一口气。


“……喜欢。”


“真的?”


似乎是还存在疑虑,青年的上半身也开始缓缓朝他贴近,在听到太宰治带着明显哄骗意味的“真的”时嘴角的笑意还是明显扩大,太宰治看着他漂亮的蓝眼睛猛的就亮了起来,鲜活的像两团真的小火焰一般胡乱扑闪着。


“那……可以再来一次吧?”


“……不可以,中也。”


“我说不可以。”


医生的心还没完全放下就被他这句话惊的再次高高提起,预感不妙终于憋不住开始挣扎,但如此近的距离、又不能轻易伤害对方,他自然是拼不过中原中也的。


扣着他手的指节逐渐收紧,仿佛是毫无顾忌地不断增大力道,另一只手缓缓松开人却是为了抚上太宰治//柔//软//的//腰//腹//,随之轻而易举地把控住了他身上不为人知的//敏//感//点。


“不可以吗,医生…不可以吗?”


患者执着的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仰起头露出困惑而纠结的神色,就算他下滑的手几乎就要触碰到太宰治的//隐//私//部//位//,脸上却也只是宛如得不到糖果的小孩那样的神色——但他可不会乖乖放任机会流失而无动于衷。


“…不愿意吗……?”


尖锐的警报在脑中响起搅的太宰治好不容易清醒了些的大脑再次变成一团乱七八糟的浆糊,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这种反应却让中原中也默认为了接受,于是距离再次急剧缩短,患者如愿//吻//住了医生//柔//软//的//唇//瓣。





——————————————————

然后这里是留给提供脑洞的@茶中中 的位置!(?)大人谢谢大人最终还是您救了小的*磕头

然后中中子放在这里 。

今天就到这里!*爬走

或许算强制?(R

没有名字*摇头

二十岁屑中和十六岁宰

guan肠有✓

被下药暗示✓

强/迫写成变半/推/半就了果咩()

这篇也就咕了一百年的样子吧*安详

——————————————————  

哈哈想不到吧看要进群呢*吹口哨

顺便混个头像框(忘了打tag)(尴尬回来补)


701517303

亲一会

if小中大宰

18中X24宰✓

abo OA要素有✓

养父子关系   已交往✓ 

很像太中的中太而且ooc到爆放眼看去全特么是私设还短的要死总之不能吃早点跑吧不然被创死了我才不管*目移

——————————————————


导致事件开始的源头其实只是出于太宰治的某些恶趣味。


说是对某件事的报复其实更为准确,只不过中途出了点小插曲——这也真不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那个小混账手足无措的模样实在可爱,让他忍不住,做的稍微过分了点。





“…呜……中也……”


中原中也僵硬的坐在他养父大腿上仍人环着他的腰埋在肩窝里抽抽噎噎的哭,嘴张开又闭上,两只手因为不知道该放哪而举起成一个和现在情形莫名相符的投降状,颇为为难的偏头用脸颊蹭了蹭对方毛茸茸的头发,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拜托,其实他连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都不知道。


“父…呃……pa、pa……别哭了……”


干巴巴的吐出一句完全没有什么用的废话,在心里狂扇自己几巴掌后尴尬的摸了摸人的后脑,左右扭腰试图调整成一个没那么僵硬的姿势,却被对方搂着腰圈的更紧。


“呃……”


原本就够近了……现在小腹贴小腹的距离实在是让他有点绷不住,脸颊漫上一层粉红伸手就想把人推开些,却在听到那人刻意放大音量的呜咽时被逼的临时改为扶住他的肩膀的别扭姿势。


“中也……中也……呜……”


“嘶……嘶……”


眉间紧锁着轻轻拍了拍人的后背,脑子里再次过了一遍最近做过可能惹人生气的事,结果就是根本没有,他最近可是一直很安分的啊?就连工作时间找他讨要亲亲胡闹的频率都下降了不少,即使是左爱也没有像刚在一起时那样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更别提除了第一次被压着做的一直是自己……这个暂且不提,而且对方只字不提他做错了的事只是一个劲叫他名字的状况着实难办,这让他压根连认错的机会都没有啊。


“…papa……papa?”


耳边的呜咽小了一些,但人的身体却一颤一颤的发起抖来,惊慌失措的抖了抖肩膀,纠结半晌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就完了抱着人的脑袋闭眼就是一顿乱揉。


“好好好我们不哭不哭总之不管是什么事我都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犯了所以不要再哭了我道歉我道歉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嘛——!”


噼里啪啦喊了一连串不带换气的话让他有点缺氧,调整呼吸的同时肩膀上的脑袋又开始抖,这次的动静更大了,连带着贴在一起的小腹都能感受到对方在颤,终于忍不住把人推开又捧着脸抬起来,入目的却是一张带着笑意紧闭着唇嘴角抽搐的脸。


“……?”


“……!”


“好啊你!”


心底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被气的笑了起来,眉毛往下撇嘴角却勾了起来,扭曲的面部表情把对方逗的再也憋不住笑出声来,脸颊也被对方伸手捧着肆意揉捏,见躲不开干脆也跟着揉起了对方的。


“你先骗的我……!好玩吗!”


太宰治意味不明的哼笑两声,最后捏着养子脸颊两侧的软肉往两边扯了扯又松开,往后一靠双手交叠在小腹上眯着眼冲人勾着嘴角笑。


“中也生气了吗?”


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当然不能让干部大人生气,但中原中也还是佯装恼怒的哼了一声,扒着椅子扶手就要下去。


“唉,先别走啊。”


手腕被抓住往前拉,中原中也顺着力道撑在人身上,耳边传来椅子发出的轻微声响,视线在他们身后黑色的真皮椅套上飘忽一圈又转到他养父露出的那只单眼上。


“……干嘛…啊”


中原中也向来不擅长应对太宰治对他投来的任何性质的目光,所以他仅仅是看了几秒就又将视线挪向了别的地方。


“嗯…中也……不想亲一会吗?”


“哈、啊?”


狡猾的首领在养子发懵的时候单手搂紧了他的腰,另一只则撩开他垂在自己脸上的鬓发挂在对方耳侧别好,调整表情摆出一副无辜的姿态冲人眨了眨眼。


“唉——拜托,不可以吗?”


“呃呜、不是……也、没说不可以……”


哇啊……这可真是……先前义正言辞说着工作时间不能做其之外的事情也是他说的吧……


嘴唇被人用舌尖轻轻舔弄两下就顺从着张开,两张唇亲昵的贴在一起磨蹭时脑子里念头也一闪而过。


嘛……算了,就随他去好。






——————————————————

pa是和亲友口嗨出来的,拜托小中大宰超香的都给我磕……

就是只会写垃圾!永别了!!!




港黑最年少干部兽人初体验(下)

宰——老婆——生日快乐——!

蛇精〔什么〕中X小干部宰(16)

破chu/双⭐/双long/身体改造(大概算?)/非人/持续灌jing

哈哈后面我乱写的但这个设定真他妈香不能接受记得跑——!

好真的和也子哥生贺凑一对了*挠头目移

有点麻烦但我没别的网站账号所以只能加群():701517303

给我点了赞再进群!*恼